媒体
您现在的位置:Pagesfirst > 媒体

新冠疫情与世界变局|疫情加速世界后霸权时代到来

时间:2020-06-11  来源:《参考消息》  作者:吴心伯

      纵观人类历史,经济与技术发展推动社会进步,而战争与危机则改变国际政治逬程。新冠疫情作为百年一遇的公共卫生危机,其冲击远远超出人们的预料,它不仅引雄了对卫生健康领域前所未有的关注,也加深了我们对国家治理、国际合作以及国际格局变化的理解。

5月27日,一名男子经过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国家广场。(路透社)

  既要重发展也要重治理

  很长一段时期以来,在很多国冢尤其是发展中国冢,经济发展被置于国内日程的优先位置,而国家治理则退居次要地位。这次新冠疫情表明,国家治理水平不仅影响到经济发展的成果,关系到发展是否可持续,更关系到发展主体——人民——的健康与生命。一场大规模或超大规模的自然灾害、公共卫生危机会导致主命和财产的巨大损失,使社会和国家的运行处于非正常状态。新冠疫情给我们带来的重要启示,就是既要重发展也要重治理,甚至要更加重视治理。在新冠疫情的冲击下,国际政治中制度的较量已经让位于治理能力的治理能力的较量。制度的合理性和优越性不只取决于多党制和公民投票等程序设计,更取决于制度运行的实际效果,即能否带來良好的发展与治理。一个好的制度应该能够产生有能力有担当的领导人,具有良好的组织、动员和执行能力,还能够培养民众的纪律性、集体意识和互助精神。

  国际卫生合作成新焦点

  本世纪以来所发生的重大危机都推动了相关国际合作,“ 9·11 ”事件促进全球反恐合作,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促进世界经济与金融合作,新冠疫情将使健康卫生合作成为国际合作的新焦点。国际社会势必要更加重视合作应对有可能常态化的公共卫生危机。

5月13日,在中国驻拉脱维亚大使馆,拉脱维亚卫生部欧洲事务和国际合作司司长丽嘉·提姆萨代表拉方在中国—中东欧国家卫生部长视频会议上发言,表示愿同中国及中东欧各国加强公共卫生安全合作。(亚尼斯摄)


  这意味着在反恐、金融稳定与经济复苏、应对气候变化的国际合作之后,健康卫生合作有可能成为全球合作的新议程。

  相对于反恐、经济和气候变化,健康卫生合作的政治敏感度更低,利益博弈的成分相対较少,合作的必要性和迫切性更強。在反全球化、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民族主义以及地缘政治竞争等因素加剧国际社会纷争的背景下,全球健康卫生合作有望给国际关系来一股正能量。

  合作将在多个层面展开,既包括国与国之间的合作、次区域和区域层面的合作,也包括全球层面的合作。在应对新冠疫情中比较成功的合作模式将得到推广,一些被证明行之有效的预防和应对措施将成为普遍遵守的规则,一些不健康不文明的生活习惯和行为将被抿弃,这会广泛地影响到人们的生产和生活方式。

  中国展现卓越治理能力

  新冠疫情冲击下,各国的表现不同,互动方式各异,自的忙于自救,有的期待外援,有的相互支持,还有的自私自顾、甚至“甩锅”他人。疫情揭示了世情,让我们更深刻地认识到国际格局正在发生的重大变化。

  新冠疫情突如其来的暴发给中国常来巨大冲击,但中国通过全国动员、全民动员,以科学的方法、严密的组织、快速的行动控制了疫情,不惜一切切代价拯救大量民众的生命。在国内疫情得到基本控制后,中国又广泛开展国际合作,截至5月31日,中国共向27个国家派出29支医疗专家组,已经或正在向150个国家和4个国际组织提供抗疫援助。中国还开足马力为全球生产紧缺的医疗物资和设备,仅口罩和防护服就分别向世界出口了568亿只和2.5亿件。除此之外,中国率先复工复产复市复学,使经济和社会秩序逐渐恢复正常。

6月6日至7日,上海浦江郊野公园举办购物节,市民在公园游玩的同时,还能选购折扣商品。(王翔摄)


  中国应对新冠疫情冲击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显示了卓越的能力、实力和负责任的大国风范。如果说疫情之前世人对中国的正面印象更多来自于经济发展的话,那么这次应对疫情则让世人对中国的治理能力和大国担当有了新的认识。东亚地区在应对疫情方面总体上比较成功,这表明作为世界三大经济中心之一的东亚不仅经济发展有方,治理能力也可圈可点。此外,中日韩三国联合抗疫,互帮互助,反映出不断増強的地区意识、合作精神和人文纽带,无疑对三国关系的未来和地区合作的进一步发展具有积极意义。

  美国号召力已大大弱化

  疫情冲击下美国的表现令世人大践眼镜。作为世界上经济最发达、医疗技术最先进的国家,而对疫情反应既缓慢又不专业,创造了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双双世界第一的纪录,给其治理能力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特朗普政府对外也没有发挥与国际社会协调、合作抗疫的积极作用,从污名化和“甩锅"中国到与盟国争夺医疗物资,从对世卫组织“断供”到阻挠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全球抗疫停火决议,美国的所作所为,凸显了其狭隘自私、蛮横无理的形象。新冠疫情没有成为中美合作的机会,反倒成为美国推逬对华战略竞争的抓手。在这一重大公共卫生危机期间,特朗普政府通过固化了的战略竞争的视角看待中国和中実关系,频频发动对华外交攻击,开展政治和战略竞争,加大对华技术和金融限制力度,竭力推动中美经济“脱钩”。其结果是,两国关系严重恶化,战略互信几乎荡然无存,双边关系的基础严重削弱,摩擦加剧,冲突的风险逬一步上升。

  疫情冲击进一步推动国际关系的重组。在美国奉行单边主义、不断退群、阻挠国际合作的背景下,国际组织不能正常运行,国际规则规范被削弱,全球化、全球治理遭遇严重挑战。国际体系呼唤新的领导者。一些有能力和意愿的国家将加快联手,推动经济合作,维护全球化进程,促进全球治理,打造新的国际格局。美国即使在未来有意重返领导地位,其信誉和号召力业已大大弱化,匡际政治的后霸权时代加速到來。

  根据形势变化调整步伐

  2020年注定是人类历史不平凡的一年。新冠疫情的冲击已经并将继续产生重大影响,但影响的最终结果并不完全确定,这既取决于疫情的发展,也取决于各国当下的反应以及后续的
调整。
  
  对中国来说,认真总结经验教训,准确把握形势变化,加快调整步伐,就能更好更快地前行。

  一是切实提升国家治理能力,特别是要补短板和强弱项;二是推动经济转型和技术进步,抓住机遇发展在疫情中大显身手的新业态(如数字经济、人工智能、自动化等),大力推动关键技术自主创新;三是针对全球化和全球治理新趋势,加强区域和跨区域合作,拓展合作范围,推动经济合作、卫生合作、环境治理合作等;四是根据国际政治经济形势的变化调整推进“一带一路”倡议的节奏和力度,增强风脸意识,尊重市场规律,推动“一带一路”卫生合作;五是继续发挥负责任大国作用,积极提供国际公共物品,维护重要国际机制的正常运作,促进全球公共卫生治理,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

  (作者吴心伯教授为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文章刊发于《参考消息》2020年6月11日第11版。)